伊人久久精品亚洲午夜
    1. <rp id="ltn5y"></rp>
      <rt id="ltn5y"></rt>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驥達新聞

      新聞資訊

      項目與城市
      時間:2021-03-24 17:49:33 來源:本站

      在抓項目這條賽道里,城市之間的較量不僅是追求項目的數量和體量,更是追求質量和效益。

      ▲ 亞洲首個全自動化碼頭——青島港全自動化集裝箱碼頭
      如何判斷一座城市是否能持久繁榮?一個重要的衡量標準是這座城市的能級和核心競爭力能否得到持續優化和提升。在剛剛閉幕的2021年全國兩會上,提升城市能級成為兩會熱詞。
      那么,提升城市能級的動力從何而來?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宏觀經濟學家愛德華·普雷斯科特認為,中國是一個經濟上非中心化的國家,競爭常常在不同區域之間展開,并形成良性有效的競爭關系,以此來推動多個頗具實力的大城市先后誕生。
      城市之間的競合沒有常勝將軍,這或許正是中國作為超大型經濟體的魅力所在。在“萬億俱樂部”城市激烈的競逐中,寧波、青島、無錫、長沙、鄭州是競爭壓力的直接感受者。
      在2020年萬億GDP城市排行榜中,排名第12位的寧波GDP為12408.7億元,僅比位列其后的青島高出8億元;而緊隨青島之后的無錫GDP為12370.48億元,差值僅為30億元;對同樣處于1.2萬億區間的長沙和鄭州來說,和前者的差值也不過是228億元和139億元?梢哉f,決定城市GDP排序先后的因素,很可能只是一個項目的差距。
      此外,在高質量發展的大背景下,城市間的競爭還體現在是否擁有全國乃至全球領先的產業集群。而構建具有特色的差異化產業集群,離不開項目建設的引領。放眼全國,不論是杭州與阿里、深圳與華為,還是合肥與京東方、大連與英特爾,這些項目與城市的“CP組合”都有一個顯著的特征——它們與當地特色產業集群達成了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二者相互支撐,互為襯托。
      在抓項目這條賽道里,城市之間的較量不僅是追求項目的數量和體量,更是追求質量和效益。如今,一個普遍的共識正在形成:在新一輪城市能級賽跑中,要想城市發展走在前列,就必須要在項目建設上謀在先,走在前。
       
      01城市的名片
       
      “謝謝你,杭州,讀懂我們最初的夢想!
      這是阿里巴巴集團成立20周年時寫給杭州市政府的一封信。1999年誕生于此的阿里巴巴,不僅成為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互聯網公司,還為這座城市構建了一個空前的產業生態體系——除了下屬子公司、控股公司,還包含了第三方服務商、物流公司、中小商家和其他合作伙伴。
      如信中所言,杭州的確讀懂了阿里。從相識的那一刻起,它們之間便達成了某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2000年,創立僅一年的阿里巴巴舉辦首屆“西湖論劍”,業界著名互聯網大咖齊聚杭州;這一年,杭州成為國家信息化試點城市。
      2001年,阿里巴巴立下了“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目標;這一年,國內運算速度最快的超大型計算機“曙光3000”杭州落戶。
      2003年,“淘寶網”問世,支付寶服務同期誕生;這一年,杭州提出要打造中國電子商務之都。
      這種項目與城市之間的默契,也為日后培育和發展數字經濟產業集群埋下了伏筆。2019年,20歲的阿里巴巴成長為一個新型經濟體;這一年,杭州再添一張“全國數字經濟第一城”的金名片。
      杭州也的確沒讓阿里失望。如今,杭州經濟總量已突破1.6萬億元,相比于1995年的杭州經濟總量,增長了高達20倍。
      通常,優質大型項目是那些產業鏈里掌握話語權的龍頭企業。對于城市而言,這些項目的來源有的是通過本土培育,諸如杭州的阿里、深圳的華為等;而有的則是通過項目引進的方式,比如大連的英特爾、合肥的蔚來等。
      一直以來,合肥相比于其他城市并沒有太多存在感。在城市地位上,合肥既沒有北京、上海的資源優勢,也沒有像深圳一樣的特區紅利;在城市氣質上,不如蘇杭雅致,也不如成都閑逸。如今,合肥有了“蔚來”這張全新的城市名片。
      2020年,蔚來總部落戶合肥;2021年,合肥與蔚來商定打造具備完整產業鏈的世界級智能電動汽車產業集群。值得一提的是,汽車產業與芯片、人工智能等相關產業形成了耦合效應,為合肥下一步構建智能汽車產業供應鏈、物流、制造等體系備足了“糧草”。
      在項目與城市的相互成全中,蔚來也“賭”對了合肥。2020年合肥邁入“萬億俱樂部”門檻,實現了GDP 10045.72億元的歷史新高,一舉超越了以制造業而聞名的東莞。
      而這種相互成全的默契,恰好暗合了阿里給杭州的信中結語——我們有著一樣的基因,一樣的堅持,一樣的擔當和一樣的未來。

      02產業新動能
      21.6%,3.2%,10%。
      這組數據分別是2019年和2020年青島全市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以及2021年目標增速。2019年,青島全市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達21.6%,達到近7年來的峰值,在全國35個大城市中位列榜首。由于疫情影響,2020年青島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下滑至3.2%。
      聚焦“萬億俱樂部”城市,同樣處于1.2萬億區間的寧波、無錫、長沙、鄭州四市增速均高于青島,分別為6.5%、6.1%、6.2%和3.6%。這意味著,在城市能級的競速賽道里,項目多、落地快成為城市進位爭先的關鍵變量。對“標兵漸行漸遠,追兵越來越近”的青島而言,接下來更需要優質大項目的落地、更強勁的投資才能為提升城市能級提供更大的牽引力。
      “項目落地年”的青島頻頻出手大動作。3月1日,在青島市“項目落地年”招商引資項目洽談周簽約推介會上,青島與正威偏光片、北汽整車制造總部基地二期等10個產業項目簽約,涉及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等6個重點產業。其中,制造業項目6個,總投資171億元。
      對青島來說,與優質大型項目“組CP”不僅表現在經濟數據上,還關系著特色產業集群的培育構建。
      聲學巨頭歌爾與青島的“CP組合”,為青島培育微電子產業集群帶來了全新想象。2016年,歌爾在青布局科技產業項目;2018年,歌爾與嶗山區簽署智能傳感器項目;2019年,歌爾微電子總部遷址青島;2020年,歌爾全球研發中心在青啟用。
      四年多的相互磨合,讓青島和歌爾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前景與希望。于歌爾而言,人才和產業生態是選擇青島的重要原因!白⒅厝瞬艃r值的自我實現,讓人才與城市相互成全”是青島招才引智的初衷。近年來,青島陸續發布了有關人才聚集、企業獎勵及服務保障等措施。2020年12月,青島出臺了《關于促進產才融合發展的若干措施》《關于實施“青島菁英工程”的意見》等六個文件,目的是集聚人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一次性出臺六個文件,這在青島招才引智史上尚無先例。
      在構建產業生態上,嶗山區將微電子產業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的關鍵極,陸續出臺了“產業巨峰人才引進計劃”、《嶗山區促進微電子產業發展實施細則》等相關政策。在《數字青島2020年行動方案》中也提出,要重點支持歌爾微電子研究院等集成電路產業園區建設,初步形成集研發設計、制造、封裝測試、終端產品生產和人才培養培訓“五位一體”的產業體系。
      于青島而言,與歌爾的組合將也將助力青島在新賽道的爭先進位中奪得先機。根據歌爾年報顯示,歌爾已在青設立歌爾科技、歌爾聲學科技、橄欖智能硬件(青島)投資中心、歌爾微電子、歌爾微電子研究院、歌爾智能傳感器、虛擬現實研究院等公司和機構。如今,歌爾在傳感器、智能穿戴、智能聲學整機等領域擁有核心競爭力,新業務的布局也瞄準了汽車電子、無線充電等領域。
      青島市發改委動能轉換推進處處長宋小杰認為,歌爾與青島這對“CP組合”將提升青島新一代信息技術、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文化創意等相關產業的自主創新能力,也將在各個產業之間架起了資源耦合和互動的橋梁。
      他以新能源汽車和半導體產業之間發生的耦合作用向記者舉例。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崛起,為半導體產業帶來了廣闊的市場前景!懊可a制造一輛新能源汽車需要6片6英寸晶圓,全國每年生產制造新能源汽車需要消耗900萬片晶圓。即使在經過改良升級后,重慶晶圓工廠的年產能達到280萬片,較之前已經翻了兩番,也無法滿足巨大的晶圓產品市場需求!被菘瓢雽w的一位負責人的感慨,讓宋小杰至今印象深刻。


      ▲ 工人在位于青島的中車四方股份公司生產線上忙碌
      03和而不同
      如今,我國汽車產業迎來風起云涌的變革期,各大城市搶抓機遇,意圖在變動的汽車產業版圖中謀得先機。
      數據顯示,2020年青島整車產量近120萬輛,已連續3年突破百萬。其中,新能源汽車近13萬輛,創歷史新高;全市汽車產業增加值增速超過20%,對青島全市工業增長貢獻率超過40%。
      在產業聚集程度上,青島已有整車企業6家,規上零部件配套企業200余家,其他相關配套企業近900家。在青島汽車產業新城內,已有一汽-大眾(青島)華東生產基地、一汽解放商用車基地、一汽解放新能源等200余個項目,初步建立起較完備的汽車產業鏈。
      奇瑞落戶青島,會是青島汽車產業實現彎道超車的機會嗎?據了解,該項目以自動化、網絡化、智能化、電動化和綠色智造為引領,實現產品技術換代、促進企業管理轉型升級。青島市工業和信息化局交通裝備產業處處長仲思卿認為,奇瑞看重的是青島汽車產業布局和港口方面的地理優勢。奇瑞是中國汽車出口的主力軍,青島的海運條件在國內可圈可點。這對組合也映射出二者在全國汽車產業版圖中爭先進位的雄心。
      在這場汽車產業版圖的爭奪賽中,不止是拼沖勁,更是拼韌勁。仲思卿認為,青島想要成為一座真正的“汽車之城”,還需要形成有特色的汽車產業集群。目前,青島還缺乏一些具備產業研發創新中心的優質大項目和龍頭企業。未來,青島市將在新能源、智能網聯和燃料電池等相關汽車產業展開布局。這對已經錯過了燃油車發展黃金期的青島來說,或許是實現彎道超車的新機遇。

      04“提著籃子去選菜”
      曾經,青島也像上海、廣州等沿海大都市一樣,代表了中國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先聲。殖民地的經歷給青島帶來了苦難,也為青島送來了近代工業和現代化的種子。在計劃經濟時代,“上青天”成為青島工業發展水平的生動寫照;在改革開放時期,德資、日資、韓資企業爭相落戶,一定程度上也為青島工業實力領跑全國增添了助力。
      回望來時路,我們不難發現,彼時的青島抓住了國家消費品工業產品的市場機遇,培育出海爾、海信、澳柯瑪、青啤、雙星為代表的本土企業。著眼當下,再次提到青島的本土企業時,被人熟知的仍是以海爾、海信為代表的“五朵金花”。
      如今,是“制造業之都”落伍了嗎?
      青島作為我國傳統的制造業中心,2020年第二產業增加值僅為4361.56億元,與2016年基本持平。反觀寧波,2016年,寧波開始重點發展新材料、高端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三大戰略性引領產業。2020年,寧波第二產業增加值為5693.9億元。緊隨青島其后的無錫,第二產業增加值為5751.19億元,反超青島近1400億元。
      高質量發展的城市,需要高質量的項目支撐。不可否認的是,青島缺少一些具有引領性、能拉動城市發展的優質大項目和龍頭企業。大連引進了英特爾,帶動了大連軟件的產業集聚和金融、教育等相關服務業的發展;富士康加盟了鄭州,直接和間接帶動就業人數超30萬;京東方落戶合肥,吸引了全國100多家上下游配套企業在合肥安家。這種項目帶動全產業鏈布局的方式,使資源平平的合肥成為國內新型顯示領域產能最大、產業鏈最完整、技術水平一流的集聚發展區。
      此外,青島還需提升敏銳捕捉產業趨勢和認準產業發展賽道的能力。繼“五朵金花”后,青島錯失了消費互聯網和整體產業遷移的機遇期,也未能抓住汽車產業、移動互聯網產業、全球電子信息產業的發展黃金期。在產業賽道的選擇和優質項目的招引上,奉行“摘到籃子就是菜”的落后招引方式應當摒棄。
      對標南方先進城市,“提著籃子去選菜”成為城市選擇項目的新路徑!皳觳恕焙汀斑x菜”僅有一字之差,反映出的卻是一種項目與城市之間健康和諧發展的新理念。
      值得深思的是,青島不乏馳名中外的家電龍頭企業,卻未形成完備的家電制造全產業鏈。反觀寧波的汽車制造產業,目前已經有14家企業登陸A股市場。這背后,是寧波超過4000家企業構成的企業零部件制造鏈。
      那么,青島應當如何“選菜”?宋小杰以青島國際招商產業園向記者舉例:該園區包含西海岸新區、即墨區、平度市和萊西市四大片區,分別聚焦數字科技與智能制造產業、新能源汽車產業和智能家電產業。目前,新能源汽車和數字科技與智能制造產業兩大聚集區均逐步起勢,引進了富士康、一汽解放等世界500強企業項目。而智能家電片區卻表現平平,僅引進了青島鋼研新材料產業基地等5個行業領軍企業項目,產業集聚效應尚未發揮。他認為,下一步青島需要以更開闊的國際視野來精準招引智能家電領域相關產業大項目。
      究竟是城市成就了項目,還是項目成就了城市?
      在阿里巴巴有這樣一種“傳統”:入職的新員工都要學習倒立的技能,用意是提醒他們學會換個角度看世界。而越來越多的案例也表明,在項目與城市的相互成就中,也為彼此開啟了看世界的新視角——在新一輪城市能級的競賽中,需要的是城市與項目之間的相互借力和互為支撐。只有這樣,二者才能成就彼此、共同成長。